长条形宝石

全废。小学生文笔+以为自己有主角光环的中二病+常人无法理解的脑回路。
特别喜欢自己的脑洞然后快速嫌弃。
直言无讳,我说了喜欢你我就是喜欢你!

语C淡圈
给认识的女孩子免费做后勤
正学着怎么用板机拍风景,修修图
口味很杂,番很冷,cp更冷

是个超级懒的,文手失格的空有脑洞的人。
有意深交的话,1289731383。

护工

玉子是一户人家的护工,每天半夜3点钟的时候要起床给看护对象翻一次身,擦一次身体,但是事实上,她都是在闹钟响起的前几分钟乃至前十几分钟就醒了,然后放任自己胡乱地想,直到被铃声打断。
这一天,她也被生物钟唤醒了。

嗯……早上吃什么好呢,荞麦面还是天妇罗呢。啊这都是主母大人要考虑的事情吧,虽然倒是不妨提个意见。
偶像团体有那么可爱吗,为什么伴太郎最近都不知道在忙些什么呢。

一般都是这样的,懒洋洋的想法。可是今天等待的时间却格外长久。
我都已经25啦,虽然也不是很大,但是居然还没有可以结婚的对象呢。
唉,老爷子的日子真是不好受啊,连带着我也过得很不好。
……
我真的很想吃荞麦面啊。

就这样,天色居然变得亮了...

[QZ/叶翔]我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在高温预警下真人PK

>因为是梦所以理直气壮没有逻辑!
>标题党。请不要打我qwq我可怕疼了。
>内含真.奥义.滑板车。Very雷。
孙翔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要和叶修结婚了,看样子好像还蛮幸福的。轮回的人和亲戚朋友都忙前忙后在为他准备婚礼。
孙翔观察了一阵觉得太烦了,趁没人注意力放他身上的时候跑了出去。他走到一家杂货店,看见看店的小孩在打荣耀。
他走过去叫住那个小孩:“翔哥教你”!
然后孙翔就坐下来和小孩一直打游戏。间或地,他想起来自己好像还要去结婚,但在小孩子央求的目光下孙翔又舍不得走了。
等孙翔回过神来发现婚礼的时间都过了。怎么办他们会不会以为我逃婚啊?
孙翔赶紧和小孩告了一声:“走了!”就往婚礼场地百米冲刺跑...

飞燕的语音x还有整理房间什么的
偷偷在心里脑补设定尊上其实是隐藏的拖延症患者。
灵蛇:很难受,但我不能说出来。

总说有敏感词……我也不是很懂啊_(:з」∠)_

惊觉自己快有一年没有再看书,扫读的速度都有下降了。
学校里有朋友和我说她有多么不安,所有人都在拼命跑但是她却追不上。我又何尝不是。
唉,加油吧,从写作业开始。

噗。
阴阳师小说,在白比丘尼的第一节里。断章取义的我。
你是官方啊!矜持一点!

诗群。
——诚意的扩列广告
圈名钱钱,主现原,断断续续大概圈龄三年多,目前没有对象。请加我并扩一下这条说说吧:D!
初次见面,我想给你讲个故事。

我养了一朵诗。
在今天早上——如果我愿意,那我现在可以做大段描写,描述一下这个还不算太特别普通早上。什么晴空万里、万里晴空之类的词统统可以用上,但是这不是重点。所以,所以我只能说是“今天”的早上,至于是不是今天,是不是有这样一天,那也就不好说了。在今天的早上,我收到了一个包裹,很大,还有点沉。而现在,我还没有来得及打开它。
里面装的的什么,谁寄来的,我一无所知。
在确定了长辈不会又买奇奇怪怪的保健食品或者器材的慎重考虑,以及我不是某国领导人、也不会有人向我投送毒气...

[亲爱的/崇许/高考作文题]防线

>旧文凑数发。
>原作是浮图《亲爱的(娱乐圈)》坑了,不推荐!!!但是要跳我也拦不住不是:D
>BUG与OOC齐飞,私设如山。崇A许O。

一场情事过后,崇明坐在床角掀开打火机盖,一根一根地抽烟;许一飞还浸在高潮的余韵里,半眯着眼,定定地看着崇明。房间的落地窗投进来的光线被一道墙隔断,偶有几束光被反射偏离到洁白的天花板,一层镀金的墙纸正熠熠生辉,整个房间昏暗之中却又光鲜无比。
烟雾缭绕之中崇明也转过身看了许一飞,如同希腊神话中阿波罗般如同雕塑的,精细优雅的眉眼舒展开来,嘴角微微上扬,眼底笑意若有若无,混杂着烟味酒味还有膻腥味的信息素在他的身侧散布,身上斑驳的吻痕齿痕无不昭示着他们刚才干...

[QZ/叶月]何夜无月(一)

>全职高手同人,原著向,cp叶修x月中眠,其他自由心证。
>第一段只说道四冠,不提世邀赛,是因为感觉世邀赛的成绩真不好说,不写。
>对话和ID格式把我逼疯了,不要去管排版,不要!

叶修拿下四冠退役以后,就带着散人号君莫笑转入兴欣工会,挂一个教练头衔,开始不务正业。联盟和陈果联系了几次试图沟通,每次都被“这是叶修他制定的训练计划,也算是战队机密嘛,不好多说。”的借口搪塞,终于最后放弃了挣扎,任由荣耀史上最大的BOSS在神之领域兴风作浪。
所以每次看到右下角显示,您的好友【君莫笑】已上线,各大工会会长都恨不得立马跑到H市,把上林苑的网线电线都给剪了。
嗯,已经身在兴欣工会的月中眠,对此事表...

[APH/仏英]瓜田李下(下)

>还是玩了很多梗,但是翻了第一篇,感觉到了突兀。

亚瑟跑到弗朗家门口,喊也不是不喊也不是。
喊呢,把弗朗的邻居也给吸引注意力到这里来了,又是好一顿围观自己,亚瑟还心心念念着那个叫安东的小子,在他们当初角色扮演海盗的时候,狠劲给自己下的绊子呢。不喊,又何谈与始作俑者弗朗西斯进行对峙。
在亚瑟在一次迷失于人生岔路口摇摆不定的时候,那扇决定命运的门打开了,里面出来了一个人,左右看了几眼,把亚瑟拉了进去。亚瑟整个人呈现出一种僵直状态。
弗朗其实是心存愧疚的,本身他觉得自己的理发技术完全没问题,但是村里人对亚瑟的新发型的反应还是过激了,主要还是亚瑟平常就有点太硬气,得罪的人忒多——得,还是没意识到自己的错...

1 / 2

© 长条形宝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