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条形宝石

全废。小学生文笔+以为自己有主角光环的中二病+奇怪的脑回路。
特别喜欢自己的脑洞然后快速嫌弃。
直言无讳,我说了喜欢你我就是喜欢你!

语C淡圈
给认识的女孩子免费做后勤
正学着怎么用板机拍风景,修修图
口味很杂,番很冷,cp更冷

是个超级懒的,文手失格的空有脑洞的人。
有意深交的话,1289731383。

「う」喀秋莎

过去的记忆浮现(浮(か)ぶ)
不愿接受(受付)、迎接(受ける)你的到来
我否定你(打(ち)消し)
想只望着你的身后(後ろ)的十字架
可你的一举一动(動く)仍使人心旌摇曳(動かす)

在你游街的时候,你的美丽震慑了别人
人们向你点头(頷く)致意
拍摄(写る)、描绘(写す)、映现(映る)、流传(移る)你的美丽
老板也愿意给你一碗切面(饂飩)

上诉(訴える)吧
向不公的一切提出抗议

「えお」海神

虾群舞蹈(海老/蝦),鱼群起伏
千万生灵受您的庇佑(御蔭/御陰)
您在那儿吗?(御出で(いる、来る、行く尊敬语))
今天是重要的一天
我们走在大路上(大通り),前去参加祭典
起个大早,沐浴焚香,祈求来年万万不要出事(起きる)
不甘落后,不敢怠慢(遅れ),菜肴贡品样样令人垂涎(おかず)
众人围拢成一个圈,盛大的仪式(大勢)
做完这一切(終(わ)る)
那么,明年大概会丰收吧(恐らく)
把您的零碎赏赐于下(御釣(り))
这就是我们以上大部分的愿望(主)
神是否愿意体谅我们呢(思い遣る)
可神说
死心吧(思い切る)
虔诚者只祝祷,不虔诚者才会有祈求
祭神者闻言
不禁放声大哭(思わず)

「い」数学へ

>翻了一下日语这个tag,感觉都好大佬哦,来降低发言质量了,瑟瑟发抖。
>照这样看我至少还可以发50(+1篇片假名)篇((你说啥

原谅我这么喜欢表现,这个方式不知道你喜不喜欢(言い方):
你使我活下去(生かす),你就是我活着的意义(生き方)
哪怕你有各种问题(色んな),可这就是我喜欢你的原因
每当你给出线索,我就能懂你的弦外之音(糸)
虽然你有些问题实在是刁难(虐める/苛める),但不必说(言うまでもない),我也可以接受(頂く/戴く)
谁让我爱你
啊,绝对不行(いけない)
不知不觉(何時の間)你已经把我弄坏了(痛める/傷める)
我觉得永远(何時までも)也离不开你了
可是,你呢
可是你只给我看了一部分(一...

「あ」は恋の物語

>写了玩的段子233333
>想着这样背单词的话可能会好玩一点。

信号,心跳加快,恋爱的信号(合図)
步子轻快加速,向上飞扬(上がる)
抬起、抬高,我把心作为祭品给奉献(挙げる)
可爱的某人(或る),到处(あちこち)都有你的痕迹,你坐过的沙发余温犹存(暖める/温める)
我们一起相处的多少天里,你给我施加压力(浴びせる),也给我指引方向(案内)
这是难得的时机(有(り)難い),我要向我的爱承认我的错误(謝る):
对我来说世界上所有的一切(あらゆる)加在一起(合わせる),都比不上一个你

“我的心放在你这里(預ける),请多多关照(預かる)”
“不,你还是死了这个心比较好(諦める)我不喜欢你,很明显吧...

占tag抱歉。

唉……
如果八百万百小姐姐和轰君双性转,八百万百♂x轰焦冻♀这个模式下的BG我可能会吃爆。
但是不是啊……我在想什么呢!
其实两个人原作都苏上天了还官配(是这样吧?)大可不必费这个周张的。单拉出来说,轰总,气质小男生低龄富二代(你什么破描述。八百万姐姐,又温柔又有能力的御姐(无限好评小姐姐。但是我对他们相性迷之不得劲儿。然后我发现我连BG吃法都和原作是反的这种绝望感…
何况转完了以后轰对绿谷在赛前说的话就更加微妙了……作品都打后宫向擦边球了吧???我靠这是少年酱普不行不行,而我也因此不会接触这个作品了。所以说我吃了一对本质就不存在的cp
我到底在想什么啊?????
不过轰那样的头发留长的...

[QZ/叶翔]我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在高温预警下真人PK

>因为是梦所以理直气壮没有逻辑!
>标题党。请不要打我qwq我可怕疼了。
>内含真.奥义.滑板车。Very雷。
孙翔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要和叶修结婚了,看样子好像还蛮幸福的。轮回的人和亲戚朋友都忙前忙后在为他准备婚礼。
孙翔观察了一阵觉得太烦了,趁没人注意力放他身上的时候跑了出去。他走到一家杂货店,看见看店的小孩在打荣耀。
他走过去叫住那个小孩:“翔哥教你”!
然后孙翔就坐下来和小孩一直打游戏。间或地,他想起来自己好像还要去结婚,但在小孩子央求的目光下孙翔又舍不得走了。
等孙翔回过神来发现婚礼的时间都过了。怎么办他们会不会以为我逃婚啊?
孙翔赶紧和小孩告了一声:“走了!”就往婚礼场地百米冲刺跑...

飞燕的语音x还有整理房间什么的
偷偷在心里脑补设定尊上其实是隐藏的拖延症患者。
灵蛇:很难受,但我不能说出来。

总说有敏感词……我也不是很懂啊_(:з」∠)_

噗。
阴阳师小说,在白比丘尼的第一节里。断章取义的我。
你是官方啊!矜持一点!

诗群。
——诚意的扩列广告
圈名钱钱,主现原,断断续续大概圈龄三年多,目前没有对象。请加我并扩一下这条说说吧:D!
初次见面,我想给你讲个故事。

我养了一朵诗。
在今天早上——如果我愿意,那我现在可以做大段描写,描述一下这个还不算太特别普通早上。什么晴空万里、万里晴空之类的词统统可以用上,但是这不是重点。所以,所以我只能说是“今天”的早上,至于是不是今天,是不是有这样一天,那也就不好说了。在今天的早上,我收到了一个包裹,很大,还有点沉。而现在,我还没有来得及打开它。
里面装的的什么,谁寄来的,我一无所知。
在确定了长辈不会又买奇奇怪怪的保健食品或者器材的慎重考虑,以及我不是某国领导人、也不会有人向我投送毒气...

1 / 3

© 长条形宝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