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条形宝石

全废。小学生文笔+以为自己有主角光环的中二病+奇怪的脑回路。
特别喜欢自己的脑洞然后快速嫌弃。
直言无讳,我说了喜欢你我就是喜欢你!

语C淡圈
给认识的女孩子免费做后勤
正学着怎么用板机拍风景,修修图
口味很杂,番很冷,cp更冷

是个超级懒的,文手失格的空有脑洞的人。
有意深交的话,1289731383。

消夏(中)

>仏英仏部分,只有这对儿!法叔设定见上章亲子分,但其实不看设定也没什么关系你看我下面已经解释了(。)
>临时酒保x临时驻唱,无差prprprprpr!
>我急着他们搞上但是他们一个两个都在卖蠢呜呜呜呜呜,就当作交往以前二人莫名有默契感(?)的日常看吧我哭着,说好的难以控制的夏天呢qwq

弗朗西斯知道那个来自英国的临时驻唱从一开始就已经在观察这整件事了,而对方似乎也没有隐瞒的意思。他不必从挚友呆在的那一端走到另一端,就能看见他不避讳的探究的目光。
驻唱的工作时间少而集中,有大把的时间出去做其他事,但是眼前的这位却宁可呆在酒吧里享受工作场地提供的酒水优惠。他向着来人看去,漂亮的祖母绿里多少带点审视的意味,“一杯威士忌。”
典型的英格兰人品味,弗朗西斯心想,吧台里的冰块还剩下最后一点,看来要出口给利物浦①了。

亚瑟坐在一个很好的点上,他可以完整地看到弗朗西斯的身影,他取酒杯的动作快而有效率,倒酒的动作也称得上潇洒,总之,非常足以用赏心悦目来形容。
威士忌不需要过多的调制,所以加入冰块之后那杯被弗朗西斯摆弄过的酒杯就放在他面前的桌上了。
亚瑟拿起酒杯轻轻摇晃,冰块互相碰撞、又或是撞在玻璃壁上发出微妙的声音。
他知道对面的法国人坐在自己旁边是为了等自己说点什么,他的确想问对方,但也不能贸然开口,他们之间还没熟到可以互相攀谈的地步。

但显然,卢梭不教导法国人民学会耐心,“嗨,亚蒂。”弗朗西斯开口,亚瑟闻言皱眉,我们还没熟到可以叫对方昵称的地步,但是出于礼貌他还是愿意听下去,“冰块要化了。”
真蠢,他在心里鄙视法国人的语言技巧。
“没关系,我爱喝化的。”
更蠢了,今天比美国独立日更不该出门。
出于对英格兰民族尊严的挽回,他决定换一个切入点,不再纠结于威士忌冰块的问题,于是他细细打量弗朗西斯的穿着。
“很冒昧,但是先生,你不该打蝉型阔领,这让你看起来像个花花公子。”
好极了,柯克兰先生心想。由此得知他的人际交往这一栏的学分一定从出生开始就从未合格。
“那么我应该?”弗朗西斯对这个问题有点谨慎。
亚瑟想说小翼领但是这又有要求别人像自己看齐的嫌疑,于是只好说我不知道。
万幸的是又有一对新的顾客进来,招呼着弗朗西斯为他们拿酒。这次不算完美但在亚瑟看来也并不尴尬的交谈被迫中断。
弗朗西斯离开座位前看了看亚瑟的领子,心说酒吧驻唱就算是临时的也不该打这种旧样式。好在他什么都没有说。



注:①利物浦,英国进出口城市。

评论

© 长条形宝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