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条形宝石

全废。小学生文笔+以为自己有主角光环的中二病+奇怪的脑回路。
特别喜欢自己的脑洞然后快速嫌弃。
直言无讳,我说了喜欢你我就是喜欢你!

语C淡圈
给认识的女孩子免费做后勤
正学着怎么用板机拍风景,修修图
口味很杂,番很冷,cp更冷

是个超级懒的,文手失格的空有脑洞的人。
有意深交的话,1289731383。

[APH/仏英]瓜田李下(上)

弗朗老汉有块地,种西瓜。
亚瑟老汉有个庄园,种李子。

弗朗老汉其实不老,一头长发飘飘,人称南欧大院一枝花。
亚瑟老汉也不老,尤其眉毛粗还很会动,私底下被认为是蓝星第一绅(bian)士(tai)。

弗朗老汉和亚瑟老汉互相不顺眼,有事没事打一架。
村委会主任阿尔很着急,这是破坏咱村的和谐啊,我上任起就没拿到过模范村的表彰,隔壁村那个叫什么伊什么万的已经拿了好几个了。
事实上阿尔上任前村里也没拿过奖。

然后他就跑出去跟亚瑟老汉说:亚蒂,你不要和弗朗吵了啊,成天打打闹闹成何体统。
亚瑟老汉冷笑着说:亚蒂是你能叫的吗,你都是我带大的别在我面前装,回家和你那个叫什么伊什么万的躺床上去。
阿尔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阿尔又跑去找弗朗老汉,弗朗老汉遇见他就和他打招呼:
嗨小阿尔,小阿尔弗,小阿尔弗弗弗。说这话的时候一头长发还一闪一闪的,那叫一个亮瞎狗眼。
阿尔心想要是自己遇上这样一个人天天凑一块儿,估计自己也得做点出格暴力的事来。
结果这一下话题就远了,弗朗扯出一大堆当年阿尔小时候做的熊事,听得阿尔那叫面红耳赤,从地里走出来的时候还晕乎乎的。

阿尔过了两天看到这两人又一起呆在派出所里才发觉想到,坏了,还是没把中心要点讲出来。
阿尔的内心活动那叫一个丰富,于是他就给隔壁村那个叫什么伊什么万的打了电话,到了晚上的时候他俩人还真的就躺在宾馆的床上了。
啧,跑远了。

我们还是说弗朗老汉和亚瑟老汉两个人。
其实他们虽然是从小看不顺眼,但起码也是有个看不顺眼的开始的。
就说弗朗小时候啊,长得特别像小姑娘。
主要也是村里女孩子少啊,尤其弗朗这个人小时候还真的特好看。村里其他小男孩看的那叫一个春心萌动,各种勾搭。
亚瑟也是。虽然弗朗比他大几岁,但是万一人家好姐弟恋呢?自己这不就是赚到了吗。于是在和其他熊孩子玩的时候,总是表现的对弗朗特别信任特别仰慕。
其实弗朗本来也觉得这孩子不错。

但是,我觉得一个故事总归是要有但是的,否则没法讲下去。
有一回,亚瑟的头发长長了,这本身没什么事,剪掉就是了,但是让弗朗看见了,
他说:亚蒂,我帮你剪吧,我剪的可好了。
亚瑟心想,好啊,能剪头发还能和女神亲密接触,一举两得,村里其他小男孩绝对没享受过这待遇。
弗朗让亚瑟坐凳子上,装模作样围了一块白布,
那块白布真白啊,估计是他邻居家小男孩安东的洗脸布。
白布短短地围着,只遮到胸口,弗朗一看不行,又要起身去找其他东西再围上。
亚瑟不愿意再等,就对弗朗说:不,不用,这样也成,你就剪吧。
弗朗其实也不愿意再跑一趟到邻居家去,就答应下来,
一时间刀光血影,飞沙走石,不,飞发,人家理发呢。

弗朗剪完,对自己仅仅是看了隔壁村口王师傅怎么给人家理发两次就能剪出如此后现代主义的发型十分得意。
他大手一挥,千军万马马革裹尸尸横遍野,颇有睥睨天下的气势。
亚瑟心想,我就是喜欢这种金戈铁马气吞万里的男…女人!

然后弗朗把镜子拿给他一照,
亚瑟只看到额前的一撮毛就受不了了,
这能行吗?亚瑟拿不定主意。其实他在心里就是觉得不行了,但是出于对女神的崇拜还是要问上这样一句。
在心理学上,这被叫做晕轮效应。
晕轮女神就说,怎么不行啊,我剪的这头发,到时装设计比赛上都能拿奖,今年巴黎春季新款。亚蒂你这样可好看了。
虽然亚瑟不明白发型和服装设计有什么关系,但是女神这么说,他心里一平衡,就勉强接受了。

当然,村里的其他人欣赏不来巴黎春季新款。第二天,亚瑟是哭着跑到弗朗家楼下的。

评论
热度 ( 1 )

© 长条形宝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