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条形宝石

全废。小学生文笔+以为自己有主角光环的中二病+奇怪的脑回路。
特别喜欢自己的脑洞然后快速嫌弃。
直言无讳,我说了喜欢你我就是喜欢你!

语C淡圈
给认识的女孩子免费做后勤
正学着怎么用板机拍风景,修修图
口味很杂,番很冷,cp更冷

是个超级懒的,文手失格的空有脑洞的人。
有意深交的话,1289731383。

[APH/仏英]瓜田李下(下)

>还是玩了很多梗,但是翻了第一篇,感觉到了突兀。

亚瑟跑到弗朗家门口,喊也不是不喊也不是。
喊呢,把弗朗的邻居也给吸引注意力到这里来了,又是好一顿围观自己,亚瑟还心心念念着那个叫安东的小子,在他们当初角色扮演海盗的时候,狠劲给自己下的绊子呢。不喊,又何谈与始作俑者弗朗西斯进行对峙。
在亚瑟在一次迷失于人生岔路口摇摆不定的时候,那扇决定命运的门打开了,里面出来了一个人,左右看了几眼,把亚瑟拉了进去。亚瑟整个人呈现出一种僵直状态。
弗朗其实是心存愧疚的,本身他觉得自己的理发技术完全没问题,但是村里人对亚瑟的新发型的反应还是过激了,主要还是亚瑟平常就有点太硬气,得罪的人忒多——得,还是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但好在弗朗这个人很会说话,这种事情其实很早就可以体现出来了。
但凡一个人很会说话,他从小就能在很多地方获得通行证,在日后的很多场合也无往不利。

弗朗就拿出他的天赋点,用上以后他哄人家小姑娘的语气,尽可能地显出他一切的优秀品质,完成了他人生第一次搬动是非。
然而这种第一次可一点也不宝贵。
亚瑟被拉进弗朗家里,还维持着僵直,3.5秒之后,他又回到了受害者应有的仇恨状态。“弗朗你看怎么办!”亚瑟很生气,这很正常。弗朗西斯看了几眼亚瑟头上的一堆乱蓬蓬稻草,忍了半天也不住“噗”一声。笑完以后发现自己有危险上升的趋势——于是他表现的更加愧疚了。
“亚蒂,我真的不是有意的,”说着,弗朗西斯把自己的长发撩到耳后,露出一整张好看的脸,然后弯下腰,合上掌,“请原谅我。”
看着弗朗一气呵成地完成上述【不知道对着亚瑟还有其他小男孩做了多少遍的】动作。
“……”亚瑟想了想,算了吧“作为一个绅士,我选择对女士宽容,弗朗西斯。”
“嗯!”身为男性的弗朗自觉享受了妹子的待遇。

后来亚瑟搬了一次家,全村的同龄小孩无论平常怎样对待亚瑟都去送他。临走前,弗朗塞给亚瑟一封信,叮嘱他要到了新家看,又说,请你忘了我啊亚蒂。
亚瑟就红着脸又红着眼眶地把这封信收下来了,一路上胡思乱也还是没忍住,展开信纸,只有一句话:“亚瑟,其实我是男的。”
亚瑟头一晕,身体往前一栽倒在马车地板上,千丝万缕一并斩断,千愁万绪涌上心头,心想:我这辈子都忘不了这个人了。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弗朗西斯不愧是一代把妹、呸对象是男的,恋爱宗师!
这大概就是弗朗老汉和亚瑟老汉小时侯的故事了。

评论

© 长条形宝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