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条形宝石

全废。小学生文笔+以为自己有主角光环的中二病+奇怪的脑回路。
特别喜欢自己的脑洞然后快速嫌弃。
直言无讳,我说了喜欢你我就是喜欢你!

语C淡圈
给认识的女孩子免费做后勤
正学着怎么用板机拍风景,修修图
口味很杂,番很冷,cp更冷

是个超级懒的,文手失格的空有脑洞的人。
有意深交的话,1289731383。

[亲爱的/崇许/高考作文题]防线

>旧文凑数发。
>原作是浮图《亲爱的(娱乐圈)》坑了,不推荐!!!但是要跳我也拦不住不是:D
>BUG与OOC齐飞,私设如山。崇A许O。

一场情事过后,崇明坐在床角掀开打火机盖,一根一根地抽烟;许一飞还浸在高潮的余韵里,半眯着眼,定定地看着崇明。房间的落地窗投进来的光线被一道墙隔断,偶有几束光被反射偏离到洁白的天花板,一层镀金的墙纸正熠熠生辉,整个房间昏暗之中却又光鲜无比。
烟雾缭绕之中崇明也转过身看了许一飞,如同希腊神话中阿波罗般如同雕塑的,精细优雅的眉眼舒展开来,嘴角微微上扬,眼底笑意若有若无,混杂着烟味酒味还有膻腥味的信息素在他的身侧散布,身上斑驳的吻痕齿痕无不昭示着他们刚才干了些什么。“崇明,”许一飞在心里默念这个名字,“滚我远点。”
也许是许一飞的抗拒意味太过明显,也许是崇明刚才把信息素放到最大只是一时兴起想逗弄他,总之这股让所有Omega,尤其是让现在的他心神不宁的味道慢慢淡下去。空气里还残留着自己的信息素的味道,丰裕甜美而不苦涩,是闻起来像是缺乏单宁的葡萄酒味。
许一飞自以为不喜欢这种长时间的对视,更难以忍受现在这种暧昧不明的氛围,而且现在对他来说很危险。前面崇明用劲过猛,把一只安全套弄破,一部分前列腺液被渴求已久身体快速接纳,虽然好在没有内射而造成更大几率,但是对于两个一点都不想要孩子的Alpha和Omega来说,他还是必须服药避孕。
许一飞支着手臂慢慢地蹭下床,令他厌恶的是他的腰还在作痛,此时崇明好像终于对自己的行为有了负责的意思,扶上他拉着到浴室做清理。许一飞泡在放满水的浴缸里,心如止水地任眼前的这个Alpha触碰自己的隐秘部位,而崇明也只是尽职尽责地用毛巾擦去包括水在内的一切液体。
还记得第一次崇明在他家做的时候,他来帮忙清理用两指在内壁里搔刮,而第二性别的作祟下身体将此解读为调情,以致自己把持不住又和崇明来了一发……第二天当然无缘于出门,乃至接下来一个月许一飞都带着一脸的纵欲过度。更让许一飞不满的是,身为另一名当事人的崇明依旧精神饱满,依旧在现场发挥完美。
哦那票愚蠢的娱记,许一飞忍不住地抱怨,从来是那么肤浅,永远都不懂得透过那些金玉其外的表象看破他们败絮其中的本质。这让他们丧失了多少带着自己文章上头条的机会。
当然,他身为许家的小少爷,自然不会去做这种事情,况且现在但凡有人要去对付崇明,都尚且需要过问一下自己的手段和崇明在圈内影响力相比之下的胜算,另加上与周家作对是不是得不偿失。
崇明、周伽叶,两个名字在他心里交相呼应,然后重叠。
夏日炎炎,依旧难消他心头的坚冰。崇明还没有跨过他最后一条防线。


崇明坐在床头,指尖的烟已经白白烧了半截。感受到背后的视线,崇明侧身转过去想看看他的Omega,许一飞坐在床头背靠着墙,眼神飘忽,最后又落到在了自己身上。身上半遮不住地扯了床单盖着,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慵懒的气息,一贯上挑的眼角改为下垂,仰着头半眯着眼,有多少颓废就有多少欲望。崇明倒没有觉得许一飞是在勾引他,这种放空状态的许一飞他也不是第一次见了,但他还是忍不住多看两眼,然后,别有用意地将信息素飙高。
崇明确定这会儿许一飞的眼神明显有了点光彩,隐含了渴望和不屑两种相反的情绪。
空气中渗出丝丝甘甜,是对方的信息素。缺乏单宁的葡萄酒,一般难以存放,不适合熟成,如同许一飞这个人。嗯,他刚才还叫他滚远点。
崇明在一团乱的思绪中把信息素调回正常水平,顺手掐灭了烟。
许一飞的下一步动作是要去清理,他在崇明还在若有所思的时候已经蹭下床,但是腰部肌肉酸痛无力,没法站直又朝崇明瞪视,在眼神的示意下他站起走过去搀住许一飞,慢慢向浴室走去。
他轻车熟路地把握住许一飞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哪怕它们无关紧要,但对崇明而言,都是入木三分的迷恋。
哪怕现在的局面如同球台上球形散乱毫无章法,但一个良好的球员善于把握对手的失误和一切缝隙,做出一个大胆又漂亮的斯诺克,初看背道而驰,但当触及边库后向真正的目标攻去,所有人都会明白这个优秀的球手的漂亮手法是多么令人赏心悦目。
长时间有意的压抑使崇明获得了一种难以言说的对机会的敏锐把握。他惯于在没有未来的今天养精蓄锐,然后如野兽般捕获猎物,为自己在草原上奔驰去赢得更多明天。他收敛自己的气息,隐藏自己的身影,是为了来日可以纵情笙歌。
他蓄势待发是为了一击即中;他只争朝夕却宁可日久天长。
作为猎手,他相当出色。

评论
热度 ( 2 )

© 长条形宝石 | Powered by LOFTER